yabo165-全村就2500人他们打进了世俱杯!进球后全队抱在一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ediainmotiongroup.com/,世俱杯

不可否认,作为一项体育赛事,足球为我们带来了丰富的地理知识。这不,2019年的世俱杯就又让我们认识了一个新国度、一个新城镇、一支新球队。

来自大洋洲岛国新喀里多尼亚的延根体育在斩获了2019大洋洲冠军联赛头衔后,成为历史上第二支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外参加世俱杯的球队。但严格说起来,新喀里多尼亚并非首次进入世界足球的中心舞台,他们的U17代表队曾在2017年成功晋级到在印度举行的世青赛。

新喀里多尼亚是一个位于距离澳大利亚东岸1210千米的群岛,属于法国的海外领地,国土陆地面积仅有19060平方公里,人口也仅仅有31万。更让惊艳地是,此番代表新喀里多尼亚参赛的延根体育并非来自该国的首都或者大城市,而是一个人口只有2500人的标准乡镇。

延根体育直到1997年才成立,球队的主场能容纳1800人,这意味如果在比赛日坐满,该镇就几乎处于真空状态。不难想象,在这支球队效力的球员都是业余的,但这并没有熄灭他们对足球的那团热火,球队先后拿下了2017以及2019赛季的新喀里多尼亚超级联赛的冠军,而在今年10月更是历史性夺得大洋洲冠军联赛的桂冠。

一帮业余球员出现在世界足坛的中心舞台,自然是一件欢欣鼓舞的事情,但也有人会担心延根体育会在世俱杯上遭遇惨案。对此,球队头号射手伯特兰-卡伊在赛前接受FIFA官网专访时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不是来充数的,“能够参加世俱杯是美梦成真。当然,没有人会相信我们能拿下冠军,我们自己也会不相信,但经过这么多年的辛勤工作,我们将带着使命来到卡塔尔,向世人展示新喀里多尼亚以及延根体育的足球。”

卡伊的决心并非空穴来风,毕竟已经36岁的他只不过是第二位拿到大洋洲足球先生的新喀里多尼亚的球员,实力自然有目共睹。第一位则是大名鼎鼎的前法国国脚,曾随高卢雄鸡拿下1998年世界杯的克里斯蒂安-卡伦布,这位前皇马球员正是出生在新喀里多尼亚,直到幼年时才随家人移居法国生活。毫不夸张地说,卡伦布就是新喀里多尼亚的足球代言人。

但并非每一位出生在新喀里多尼亚的球员都有机会移居海外生活,更多的球员还是像卡伊那样留在本国生活、工作以及踢球,这也给了大家能多的凝聚力,卡伊说:“我小时候在部落长大,和很多队友都是一起成长的,我们总是在踢球、钓鱼还有捕猎。”

“实际上,这种部落一样的生活,让大家彼此都能照顾,后来在球队中就更明显了,我们就像是一个家庭一样。当然,为了踢球,大家都牺牲了很多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作为业余球员,你必须得平衡工作、家庭以及踢球的时间,这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在拿下大洋洲冠军联赛后这个阶段。”

正如卡伊所言,延根体育的每一位球员都与他一样,在足球之外,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周一到周五的训练只能在下班之后才能进行,作为一名寄宿学校的负责人,卡伊每周的时间都被安排地满满的,但对足球的挚爱,还是让他们每天都义无反顾地坚持训练。

在延根体育的阵中,有两对兄弟,其中一人是卡伊的堂兄安东尼,另一对则是罗伊和米盖尔,值得一提的是,罗伊还曾在2013年试训过谢菲尔德联,并和目前效力于曼联的马奎尔有过季前赛做队友的经历。

延根体育的神奇还不止这些,队中还有6名球员是新喀里多尼亚沙滩队的成员,“沙滩足球也是足球,只不过是在更小的场地进行罢了,但这能帮助球员更快理解比赛,毕竟沙滩足球的节奏是非常快速的”,延根体育主帅菲尼克斯-塔加瓦很欣赏沙滩足球为自己球队带来的变化。

对于这次在卡塔尔进行的世俱杯,塔加瓦和卡伊的心境一样,均是充满了期望,“这是向世人展示新喀里多尼亚足球的最好机会,我等待着球员们毫无畏惧的去球场上展示自己。我相信我的球员们,我知道他们的潜力,我们不想在离开卡塔尔世界杯时带着遗憾。”

延根体育首轮的对手是由前巴萨名宿哈维执掌卡塔尔球队阿尔萨德,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的数据,阿尔萨德全队总身价达到了2788万欧元,而作为业余球队,延根体育全队总身价仅有77万欧,哈维的球队的身价足足是对手的300倍之多。显而易见,无论是从身价,还是纸面实力来看,延根体育完全处于下风。

然而,正如队长卡伊以及主帅塔加瓦赛前所流露出的决心那样,延根体育在比赛中的确展现出了勇敢的气质。面对职业选手,延根体育的球员丝毫不怯场,在先丢一球的不利局面下,他们在第46分钟将比分扳平,并将平局拖到了加时赛。直到第100分钟和第114分钟,阿尔萨德才连入两球赢下这场原本以为轻而易举的比赛。

虽然最终输掉了比赛,但世界却记住了这令人动容一幕:当裁判观看VAR确认进球有效后,所有延根体育的球员紧紧抱在了一起,欢庆他们在世俱杯的第一个进球。

距离下一轮仅有一步之遥,他们或许会带着遗憾离开卡塔尔。但对于新喀里多尼亚足球来说,这次世俱杯的经历无疑是一次质的飞跃,就像塔加瓦说的那样,“我们代表新喀里多尼亚参加了世俱杯,但世界杯其实才是每个球员的最终梦想,我希望这次世俱杯的体验能够鼓舞所有新喀里多尼亚人,我们下个目标就是出现在世界杯的舞台上。”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